剖腹产该不该强行控制?_代孕保健_烟台045助孕中心
代孕保健 > 正文

剖腹产该不该强行控制?

日期:2018-03-26 17:11:21

  怕疼、想选择合适的日子、想保持身材……这些原则造成剖腹产的人数逐年上升。

  剖腹产率畸高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如果说,剖腹产率过高已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恐怕很多人都会不以为然。但近日,记者在北京妇产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北京医院妇产科的随机采访中发现,25位孕妇中,有12人明确表示“一定要剖”,9人称“能顺产的话还是会顺产”,其余4人“尚未决定,还得再考虑一下”。

  而在某些地区,剖腹产率过高也已经引起了卫生行政部门的高度关注。据报道,湖北省卫生厅厅长焦红表示,要将剖腹产率列入对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各医疗机构及其管理人员、技术人员的考核内容,实行目标责任制管理,希望在1—2年的时间内降低过高的剖腹产率。

  然而,靠法令强制改变一个更像是个人选择的行为是否合适,其作用又能发挥多少呢?

  剖腹产率过高有医患双方的责任

  据了解,世界卫生组织曾明确指出,剖腹产率应控制在15%以下。但中国优生科学协会的一组数字却显示:1980年—1984年,我国剖腹产率平均为19.5%;到2004年时已快速上升至47.92%。北京妇幼保健院的最新统计则显示,2006年全市产妇的剖腹产比例高达47.92%,其中,1/3的剖腹产代孕产妇完全可以自然分娩。

  采访中,在银行上班的吴小姐说她选择剖腹产是因为一个刚生完孩子的朋友说,“顺产时的疼痛简直不能忍受”。而在某媒体工作的陆小姐告诉记者,她一定会剖腹产。“我看身边很多朋友生了半天也没生出来,最后还是得剖。不如直接剖得了,省得遭两遍罪。再说现在就算顺产,也多半需要侧切,照样是动刀子,跟剖腹产的性质差不多。”

  北京妇产医院生育调节科主任医师陈素文:近年来,剖腹产率大幅上升,主要有以下原因:首先,在城市里,高龄产妇越来越多了。这些人自然分娩本来就比较困难,再加上现在产前检查做得比以前细,像羊水少、脐带绕颈等一查就能查出来。为了安全起见,不少代孕妇都会选择剖腹产。其次,怕疼。现在的年轻人总会担心,万一自己生不下来怎么办呢,如果再有旁边朋友告诉她们,自然分娩有多疼,就更会坚定她们选择剖腹产的决心。再次,为了选个吉时。一些产科医生透露,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咨询,想要在8月8日奥运会开幕式当天选择剖腹产。最后,由于剖腹产的费用高于顺产,在一些小城市和乡村医院,院方为了牟利,有时也会鼓励她们剖腹产。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教授杨慧霞:我国许多代孕妇都存在一些不太正确的想法,就是怀了孕后一定要加强营养多吃东西,"一个孕妇要吃两个人的饭",这使得太多代孕胎儿宫内过度发育,以至于最后没办法正常分娩,只能剖。此外,个别医院也存在一定的责任,医护人员怕麻烦、怕承担风险,孕妇没有明确剖腹产指征的也想法找出来,让她做剖腹产。为什么?因为初产妇阴dao分娩时间常,平均在十几个小时,而剖腹产需要时间短,且代孕医生可以按计划进行。

  由此可见,剖腹产的人越来越多,有医患双方的责任。从表面看,这似乎是你情我愿的选择,然而,这种趋势带来的后果却是不容小视的。

  杨慧霞说,如果现在代孕产妇都要求剖,会导致年轻大夫自然分娩的经验越来越少,将来碰到要求自己生的产妇,也会心里没底。照此下去,多少年后大家全剖了,正常的生理现象或许就会彻底消失了。

  剖腹产不是一个正常的生理过程

  陈素文:无论如何,剖腹产都不是正常的生理过程,它只是生育的一种补充手段。而且,自然分娩是“先苦后甜”,剖腹产是“先甜后苦”——剖腹产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安全,自然分娩也并不会带来如此多的痛苦。

  比如,剖腹产的风险更大。作为一种手术,它在实施过程中出现麻醉意外、大出血的可能性肯定大得多,甚至会危及生命;手术后感染的可能性也更大。有资料显示,剖腹产者产褥感染率为阴dao分娩产妇的10—20倍,孕产死亡率为阴dao分娩产妇的5倍。剖腹产还可能影响生育之后的避孕。我们常碰到一些剖腹产之后再次妊娠的孕妇,她们的引产过程风险很大。

  杨慧霞:剖腹产的孩子将来也可能出现许多问题。出生后近期内肺部疾患风险增加,代孕胎儿没有经过产道挤压,将来平衡能力、注意力以及方位感等都会较差,容易出现感觉统合失调。此外,剖腹产的代孕婴儿也更容易出现过敏性疾病。而对孕妇来说,由于有了无痛分娩技术,如今的自然分娩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么难过。

  因此陈素文强调,如果没有明确的指征,最好不要做剖腹产。

  那么,剖腹产有哪些指征呢?据介绍,只有代孕妇的骨盆明显狭小或畸形;阴dao、软产道、盆腔、宫颈出现特殊病变或畸形;胎位有异常,如横位、臀位;产前出血;子宫有疤痕;妊娠合并症或并发症病情严重;先兆子宫破裂;做过生殖器修补,以及35岁以上的高龄初产妇才会予以考虑。此外,当代孕胎儿体重超过4千克,或出现宫内缺氧、脐带脱垂等问题时,也才能够考虑剖腹产。

  “强制”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措施.

  既然做法是错的,形势是不容乐观的,想办法改变它就必须被提上日程。

  中华医学会伦理学分会主任委员李本富:对于目前面临的情况而言,通过与考核挂钩,强制医院或者代孕医生有意识地降低剖腹产率会有一定的作用,但却不是一个好方法。产妇选择剖腹产,如果是因为医生没有尽力劝告造成的,可以说是代孕医生的责任;但如果是产妇不听劝告硬要剖的,再要医生承担责任似乎不妥。

  当然,强制不是不可以,但要看责任落实在谁头上。我觉得,用一个大概的指标限制一个医院或科室是可行的。出现特殊情况,几个代孕医生共同讨论,由大家一起承担责任,这样既不会导致不公,又能促使每个人都产生降低剖腹产率的责任感,努力去劝导抱有错误观点的产妇。

  杨慧霞:政府对于剖腹产率进行强行干预不能说好,只能说是迫不得已。我认为,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关键还是转变人们的观念。

  那怎么转变观念呢?一方面要靠医院的努力,北京的大医院都设有孕妇学校,那里会鼓励孕妇,只要条件符合,尽量经阴dao自然分娩。此外,对于那些没有指征的产妇,代孕医生有责任劝告她们,说明剖腹产存在很多风险,出现产后出血等母儿并发症的几率都比自然分娩要高。即使她们自己强烈要求,医院也不应轻易为其手术。

  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教授陈长平:从生育权利上来讲,我是反对采用强制法令降低剖腹产率的,因为这毕竟属于代孕产妇个人或者家庭的选择。而且,现在的剖腹产率过高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医学问题了,所以也不是只用普及医学知识就能解决的。

  当然,首当其冲是由医护人员等专业人士进行宣传教育,让人们都能了解,甚至强化一个概念:与自然分娩相比,剖腹产的弊大于利。其次,还要考虑教育时的说服方式,或者说服侧重点。城市里很多选择剖腹产的产妇,都受过高等教育,也不是不知道自然生产的好处,却仍然选择剖。原因何在?可能是为了尽快恢复身材,也可能是觉得这样能够更少受罪,或者还有其他考虑。这些都应该有相关的部门去做一个调查,看看人们对生育方式的认识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然后根据调查结果的不同“对症开药方”。只有通过有针对性的宣传教育,才能解决或扭转她们的错误观念,从根本上降低剖腹产率。

相关推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