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次痛心的“药流”_代孕生育_烟台045助孕中心
代孕生育 > 正文

难忘那次痛心的“药流”

日期:2018-03-08 11:51:17

  药物流产隐藏着很多的问题,对代孕女性的身体有着很大的伤害,代孕建议代孕女性不要使用药流。看看下面这位代孕女性的经历,那就知道了。

  我是一个早熟的女孩,上高中时,就和班上的男生磊磊有一段朦胧的恋情。后来,我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而他在天津读书。尽管不在一个城市念大学,但我们常常在周末或假期里相聚。

  距离总是让爱来得更热烈,每一次相聚时,我们的内心都会感到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当他乘坐火车来北京看我时,我一定会早早在站台上迎接他;我去天津时,他也一定会骑着那辆丁当响的自行车驮着我穿街走巷,一路上撒下我们的欢声笑语。

  相聚时的夜晚是美好的。因为我们可以无拘无束地待在一起。热恋中,性对于我们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都是发育正常的年轻人,我们渴望用性来证明我们的爱,证明我们彼此在对方心中的地位。

  我们的第一次是在一家小旅馆里,在紧张而慌乱中完成的。我们在旅馆房间的门上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把已经锁上的门还用桌子堵上。在一切我们认为的危险因素排除后,我们抱在了一起。尽管第一次性结束后,并没有我想像中的美好,我还是感到一种神圣的甜蜜。

  然而乐极生悲。我们俩都没有想到最危险的一件事:代怀孕。回到北京后,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不对劲。我的胃口变得特别好,特别喜欢吃一些酸辣食物,以前为了保养皮肤,我是从来不吃这些东西。不多的生理卫生知识让我感到不妙。我偷偷到一家医院检查,是怀孕了。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倒霉,第一次偷尝禁果就是苦的。

  我没有告诉磊磊,因为他和我一样,都面临着期末考试。在别的同学忙着期末复习的时候,我却忙着上网查关于流产知识的资料。我根据从网上了解的知识,认为药物流产比较适合自己,痛苦比较小,也不会耽误我参加期末考试。医院的代孕医生为我做了B超排除宫外孕后,为我开了流产药。我在吃了三天代孕医生开的第一种药物后,就去医院吃代孕医生开的第二种药。在医院的一个观察病房里,有三四个和我一样做药物流产的人。我吃完药半个多小时,下腹开始出现隐隐的疼痛。这时,病房里已经有人拿着小盆里的排出物让医生检查是否为胚胎。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病房里的人陆续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特别着急,担心流不出来,要住院清宫,一旦清宫,不但耽误我的期末考试,说不定还会闹得人尽皆知。我时不时往厕所跑,把血色的排出物给代孕医生看,医生说:“这是血块,再去等等。”

  那时,正值北京冬天最冷的时候,当我从上午等到下午的时候,天空中已经飘起了雪花,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我感到腹部涨痛无比,血越流越多,血块也越来越大,我只觉得头部在“嗡嗡”作响。终于我排出了一个肉色的东西,代孕医生说胚胎已经排出,可以回去了。可是由于流出的血太多,我感到全身在颤抖,腰部以下没有一点知觉。走出医院的大门,因为天下雪,我根本拦不到出租车,我举步维艰地走到附近的车站,在风雪中站了半个小时终于等来了公共汽车。在车厢拥挤的人群中,我仍然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只感到自己的泪水不停地流,那是说不出的后悔的眼泪。

  回到学校已经很晚了,因为第二天上午还有一门重要功课的考试,宿舍里的人已经去图书馆上自习去了。浑身发冷的我爬到床上,蒙着被子大哭,哭累了,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我早上醒来,我已经觉得浑身发软。我下铺的一个同学看到我不舒服,很热情地为我买了早餐。吃完饭,我咬着牙,几乎是拖着没有知觉的下半身去考试。等考完试,我发现我的秋裤和毛裤已经被鲜血渗透了,我真恨自己。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的考试,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去的。只记得放寒假回到家里,妈妈吓坏了,说我脸色苍白得像个死人。可我怎么好意思告诉妈妈说我去做流产了呢。尽管有妈妈的悉心调养,我还是流了20多天的血。

  经历这件事后,我了解到了很多避孕知识。再次和磊磊在一起时,我会要求他使用避孕套,当我们没有一点防范措施而有了“性”后,我会吃紧急避孕药。就这样一直到我大学毕业因为种种原因和磊磊分手,我再也没有代怀孕过。可我内心总有丝丝不安,担心自己以后不能正常生育,因为我从报刊电视等媒体那里知道有太多的女人由于流产再也不能代怀孕了,我特别害怕悲剧会在我身上上演。

  因为那一次流产,仿佛我身上的血流得差不多了,从此以后,我的月经量特别少,只有两三天就干净了;我也变得特别怕冷,身体很虚弱,常常腰酸背痛。性,我原本对它是充满激情和向往的,但现在我变得对它很冷漠。我在才二十几岁,但我已经不愿意交男朋友了,在孤独的黑夜,那次让我痛心的流产经历常会像电影一样一次又一次在我脑海中重演。我为青春的无知付出了血的代价,如果时光能倒流,一切能从头再来,我一定会懂得怎样保护自己,让自己少受伤害。可时光能倒流吗?一切能从头再来吗?我只能流着泪为自己祈祷:“上帝啊,我已经受到了惩罚,您千万别剥夺我将来做代孕母亲的权利啊!”

相关推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